團子祝大家想上的車都上得了

基本上什麼都吃,沒有雷cp有雷梗,但是下限低到很難碰到

 

【全职高手】【韩叶】Blue cheese (史密斯夫妇PARO)短篇完结

媽媽啊!!!一生人也撞不上0.1次的阿蠱大大拆自己cp
寫韓葉啦!!!!

冒著被靴貓虐死的危機也要轉發!!!!!

佛心蛊:










#OOC


#节操自杀了


#女装帅比叶警告




一般不会自拆CP但是这个脑洞开了还是想补上。


_(:зゝ∠)_……


自扇一百巴掌!打肿脸


这CP不会再写了




 @團子團團子 請回報我杜唐的肉


 @靴下猫腰子 原谅我嘤嘤嘤嘤


——————————————————


奶酪可以是辣的。


叶修脚下恨天高踩金发男人毛绒的胸口,滚烫的消音管塞进对方嘴里。


“马卡龙计划的资料。”


装着榴红假假指甲的手指戳戳冒汗的鼻子,女人用的化妆品味道真浓厚。


叶修笑起来。


“给我,或者殓葬师放你进棺材时用棉花填充你缺损的颅骨洞。”


金发男人交出钥匙扣,粉色马卡龙。


叶修把那玩意塞进硅胶假胸里。


恨天高直击男人的额心,他马上晕过去。


叶修站起来套上假发。


 


韩文清闯进来,柯尔特M1911开火崩掉叶修手里的枪,叶修就地滚开,从红色滚金边旗袍的开叉口探手进去拽出微型间谍枪,逼得韩文清藏身在置物柜后面。


 


来找我宝贝儿。


叶修说,一枪崩碎了做过手脚的落地窗,直升机轰然升起,叶修跃出去,贴在垂落的软梯上。


不过我想你得先对付你怒火冲天的客户。


 


叶修喜欢抢韩文清的活儿。


尤其是对那个标的动心的有不同老板的情况下。


在非洲当雇佣兵期间,前大陆特种兵韩文清跟前HK飞虎队队员叶修第一次谋面,就是亦敌亦友。


叶修把非洲小国当时执政的叛军手脑脑袋崩飞半拉,韩文清正好在国际安保公司任职,工作是拯救被叛军当做人质扣押的中国建设公司技术工人。


叶修制造了机会也制造了混乱,韩文清带着人从枪林弹雨里跑出来,看见涂黑了皮肤贴着硅胶假嘴皮穿着花花绿绿大裙子的叶修一脸惊恐的过来求救。


装得好像只会说HELP ME的黑妞儿,在基地门口被搜出胸罩里藏的MK3A2手雷。


 


老乡。


叶修笑嘻嘻地跟韩文清说。


非洲女人咪咪大好塞东西。


 


说来说去其实都是佣兵集团,叶修算帮了韩文清一把,虽然让他因为来不及应对混乱而肩部中弹。


韩文清在让叶修上装甲车之前拍了他裸露的背一把。


伸手一看,果然是一巴掌的黑。


这到底涂了多少油彩?


叶修身份确定以后跑去洗了个澡出来,神清气爽地肿着眼皮喝一罐冰镇黑啤,韩文清走过来让他从自己床边滚到另外一张床上去。


叶修嘿嘿笑着说,老乡出来多久?


五年。


有老婆吗?


没。


常驻非洲?


恩。


找鸡吗?


呵呵!


 


非洲艾滋携带率太可怕,韩文清洁身自好。


真巧,我也没有。


没有什么?


老婆情人还有鸡。


 


很干净的,老乡,要不要做做手工艺?跪舔也行啊不过轮流来好吗?


……


叶修洗澡出来就套了个T恤,还是韩文清的。


瘦瘦的南方人,T恤空荡荡,露出两条紧又漂亮的腿。


 


你眼皮怎么肿的?


韩文清从上朝下看腿间的叶修。


双眼皮贴的。


喜欢扮女人?还是喜欢做女人?


工作需要而已,对女性总是容易轻忽一些,我的身材在东方人里一般不会被认错,但西方人一般看不出来。


虎背熊腰的女人很多,人种问题。


 


韩文清弄叶修一脸,他从地上跳起来握着自己的杵到韩文清嘴旁边。


“呐呐呐!该我了!”


“这么急,擦把脸吧!你有多久没有了?”


“不记得了。”


韩文清拨一下叶修毛茸茸清清爽爽的小袋袋。


“洁身自好?”


“怕生艾滋啊老乡!”


 


色字头上一把刀,叶修笑嘻嘻地说。


我腿好看吧!


 


其实老乡,哥就是个基。


缘分难找,老乡你有没兴趣搞一下?


我看大侠你骨骼清奇……


 


韩文清把叶修拉下来按下去。


你害我中了一枪。


他说。


这个浪得要死的男人。


叶修捧着他的头啵他鼻头一下。


你射我啊!


他说。


还你一枪。


 


 


后来到底有多少枪?


千儿八百吧!大概。


叶修从雇佣兵退下来改行做商业间谍,韩文清回欧洲做安保,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尽情喝,蛰伏在世界美酒产地中心区当奸夫淫夫。


叶修永远安分不下来,其实韩文清也没道理这么说他,按照叶修的话说,他三天不揍人就会觉得手痒。


接的都是一线安保任务,最危险最刺激最玩儿命的,韩文清做得冷静而自若。


举凡大型安保公司也会接一些抢夺类任务,当然不过明路,这种事砸招牌,但不好周转的时候是要做的。


两个在床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人,这种时候经常跟不同的主子,战得风生水起。


好在商务方向不容易死人,彼此给对方身上留点痕迹倒是有的。


韩文清你他妈是两个洞不够你捅,还要给老子开几个来爽是吧!


 


叶修肚子上勒三圈绷带,韩文清懒得看他,抬起手给他看掌心的洞。


分!必须分!


叶修很严肃。


哪天早上起来收条命令我一枪崩了你,或者你赏我一枪子儿?


 


分吧!


韩文清点点头。


叶修和他彼此知道,换个人,有这样开枪的机会,估计对方早就投胎去了。


 


分手快乐!法国人讲究浪漫,离婚都要弄个趴体才好,狗屎跌落在香榭大道都如经历仪式。


韩文清跟叶修坐在漆黑里看史密斯夫妇,柜台小哥推荐两人爆米花套餐,叶修认真的说这是我EX男友,麻烦来俩单份。


看完电影吃晚饭。


蓝纹奶酪意大利面,撒了罗勒叶也还是冲鼻。


大陆青豆腐乳的味儿。


 


韩文清吃着咸酸鲜的面几口就闷着了,觉得叶修全然是故意来让人心塞。


 


后来两人还是互相PK,大概有两三年没在一起过,后来又忽然在了一起。


叶修还是有时扮女装行事,有一段,难免调戏一把。


业内要调查对方行踪并不难,他们只是被雇佣的人,彼此之间谈不上仇怨,就算是被他们收拾的人,不是疯的,就会朝后面的BOSS出手。


叶修做完一单穿着丝袜没卸妆就睡了,韩文清进了房间看见叶修拿枪指着他,眼线和睫毛液挂在脸上崩妆成鬼娃新娘。


 


再后来就是打打仗和打打炮的关系。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叶修厮混了这么多年。


两个人互相寄送了一把保险箱钥匙。


里面放着存单房契贵重物品和保险单。


保单签彼此的名字。


 


韩文清开始喜欢吃蓝纹奶酪。


臭香臭香的,酸咸苦辣冲,屏蔽五感。


如在叶修的身上高潮。


 


活到六十岁的话结婚吧!


说过这样听来遥遥无边的话。


 


韩文清四十一岁死于流弹。


叶修六十六岁穿着火红的高叉旗袍扎着银色的小辫儿豁开腿蹲在韩文清墓前。


晚上来找我吗老乡?


一把年纪了,不要犟,臭脾气改改。


 


叶修跳起来,旁边扫墓的年轻小伙被一身艳红的东方老太太惊艳了一发,追着要电话。


法国佬的品味真好笑,韩文清。


叶修甩开小伙子上了敞篷跑车。


满是皱纹的手指握住方向盘准确地操控。


 


无名指上套着一枚赤金戒指。


韩文清的保险箱里挖出来的,一套两个。


一个跟着他下了葬。


另一个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怪味儿的蓝纹奶酪。


他吃上了瘾,他也是。



评论(4)
热度(279)
 

© 團子祝大家想上的車都上得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