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子祝大家想上的車都上得了

基本上什麼都吃,沒有雷cp有雷梗,但是下限低到很難碰到

 

[韩文清/叶修]君归(1-3)

隔好久再看一次

去往无风之地:

给个理由相守,给个理由分手。


分手梗,TE,慎入!争取快点写完。






君归




韩文清/叶修


 


[1]


 


早上醒来的时候,叶修发现戒指不见了。


他一共有五枚戒指,四枚冠军戒指,整齐地放在小铝盒里,锁进抽屉。还有一枚来自韩文清,一模一样的男戒,里面刻有他们的名字。这枚戒指叶修通常不戴,用细绳串起来,挂在胸前。幸福不用秀出来,贴在胸口的位置知道就好。


前一天晚上韩文清飞来H市找他——他们一直异地——叶修嫌两个人滚在一起的时候戒指磕得慌,就解了放在一边。等一番云雨之后,他疲倦得只想睡。睡前望了一眼床头,只看到那根细绳,他当时没有多想。


第二天再找,就找不到戒指了。


 


叶修表面镇定,心里像丢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慌神,翻来找去,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他都翻遍了,偏偏找不到这枚小银戒。韩文清一直在旁边看着他,倒是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安慰他等不找的时候就出来了。后来叶修也放弃了,一脸歉意地坐回到床上,想开个玩笑,最后还是闭了嘴。韩文清把他拢进怀里,吻了吻他的鬓角,只是淡淡地说声:“没事。”


 


当然没事了,他们十多年的感情,还需要一个小环儿证明吗?


在那个清晨里,他们久违地交换了一个不带情欲的轻柔的吻,就跟数年的时光一样云淡风轻。


 


韩文清走的时候,把他的戒指留了下来。叶修比划了一下,表示他不适合戴。


韩文清只是皱眉:“留着。”


“留着干嘛?用这一枚召唤那一枚?”叶修又把这枚戒指往韩文清那边推。


“你的没了我也不戴。”韩文清简单地用八个字解释,叶修想了想,接受了这个理由,把戒指随手扔进了抽屉里。


总不能让韩文清扔了吧?对戒这种东西,还真是少了一个不如少了一对。


 


这事叶修忘得很快。他和韩文清的关系干脆利落,该在一起的时候在一起,互留空间,各有领域,毫不拖沓。在役期间心照不宣的隐瞒一直良好运转,一直到叶修回家。


在叶修回家的当天叶秋就知道了这件事,纸里包不住火。两兄弟坐在一间屋子里,当哥哥的抽着烟一言不发,做弟弟的沉默地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最后指着他的鼻子说:“叶修,你幼稚!”


叶秋比他承担了太多的责任,有足够的资格指责他。他深知叶秋心里出奇地愤怒,到这句话出口已经是硬生生用良好的礼仪气度压了一半。


叶修摁灭了烟头:“我不幼稚。不是电视剧里演的吗?发生了关系,那就负责。”


叶秋的声音徒然就高起来:“你还来真的?”


“小声点!爸妈在隔壁。”叶修低呵他。


叶秋坐下来狠狠握紧了拳头:“你还知道爸妈?!”


叶修心里憋了一口气,他没有东西回答给叶秋。韩文清和他在一种不是普遍意义的互相陪伴下走过了十年,没有人会比他们更清楚对方。他就像长在叶修胸口的一根肋骨,坚硬熟悉,良好工作时感知不到存在,但是柔软的心脏就是在这样的庇护下跳动。


可是他能说些什么呢?他其实无权要求叶秋帮助他,但他更没有权利向叶秋隐瞒这个事实。所以他沉默,用巨大无边的沉默表达他所有的无奈和坚决。


叶秋的怒火被这长时间的沉默浇得慢慢熄灭,变成一种设身处地的苦闷。印象中他哥哥总是特别有办法,十五岁前如此,十五岁后还是如此。不是特别有办法的人,活不到他现在这副模样。但是他现在没有了办法,像把没了子弹的空枪,没有火气也没有杀伤力。


叶秋的脑子里一团浆糊,直到多年的习惯给了他答案。他说,我帮你瞒。


 


绞尽脑汁的故意隐瞒因为国际邀请赛的举办变得毫无必要。叶修领了家里的命去为国争光,他心里刚被灭掉了的火焰又灼灼燃烧了起来,一件被认为无意义的事被承认,连带数年的青春都退去了雾气。好像幽居多年的人终于可以站在阳光下,挺直腰板,一切都顺顺畅畅的。岁月可以洗去很多东西,也能沉淀很多东西。


 


那一年韩文清拒绝了参加国家队。得知叶修做了国家队的领队,还是在报纸上看到的。一时间韩文清失笑,这家伙居然还在荣耀。也万是没想到叶家最后主动把他赶出来打荣耀。飞到苏黎世之后叶修立马给韩文清打了电话,全然不顾韩文清那的时间是半夜三点。


第一个电话被韩文清挂了,叶修不死心,像是这辈子第一次用手机打电话特新鲜似的,又打了一个。韩文清这次接了,一接就是一通臭骂。


“距离算这么准,时差算不准?”韩文清说他。


叶修笑嘻嘻:“第一次出国,必须要跟没来的人炫耀一下。”


韩文清在他看不到的那一头翻了个白眼:“我可不想被你呼来喝去的。”


叶修望了望身边的人,都新鲜着没注意他。他贴在话筒,小声地说:“十一赛季好好打,我就不陪你了。”


“多大点事,我要睡觉。”韩文清答,然后挂了电话。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韩文清不刷赛后评论,叶修也不刷赛后评论,但是陈果刷。陈果刷关于兴欣关于叶修的一切。所以叶修知道了有一批人,在他和韩文清的那场对决之后期盼着他们在一起共捧奖杯。


这世间总是有很多无法实现的美好愿望,有一部分违背事实,有一部分违背意愿。没人比他们更享受对手的关系,也注定了只有一个赢家。精力和时间本来就是岁月的馈赠,不多的时候总会想着该如何充分利用。


就像叶修宁愿重组战队,也不会选择嘉世以外的队伍,韩文清十年如一日专注于霸图。这点他们极像,所以极清楚。


 


不过叶修后来还是问了韩文清,这事遗憾吗?


韩文清说,就这样了。挺好,就这样,不好,也就这样。韩文清抱着他把他亲得迷迷糊糊哼哧哼哧。在朦朦胧胧中叶修想了想,果然就这样了。


路都是他们自己选的。


 


 


[2]


 


韩文清退役的那一年,叶修在H市自己租了一套房子,搬出了家里。隐瞒工作看在国家的面子上做得极好,但是也开始了向家里旁敲侧击的坦白。韩文清从Q市飞过来看他,他们在叶修简陋的房间里滚作一团,沉沉浮浮,好像终于有了根。性事后在黑暗里韩文清告诉他退役后的计划,开始自己的创业。叶修用那双还在打荣耀的手去握他的手,韩文清不是在找他定主意,只是一种习惯性的汇报,以及在黑暗里悄悄透露出的因为年岁而产生的不确定情绪。


他们年纪大吗?在荣耀的赛场上确实是高龄,但是离开荣耀走到生活,也不过是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从老将的身份转换成生活的新兵,任谁都会有一些恐惧。人生不是游戏,买了一张账号卡,剧情任务NPC都在等你,死了复活回城,掉了经验还可以刷上来,等级越高越厉害。实在玩不动了,留在原地,很久之后想起再上线,除了朋友的等级一切都没变。人生没有攻略,没有大同小异的剧情,年岁越高越力不从心。留在原地的方法只有一种,但是谁也不想留在原地,生活的浪潮必须推着你往前走,无数个岔路口通向未知的结局。


不像签约战队的那个夏天,一群毛头小子全是使不完的热情。那时候他们什么都没有,但是有青春。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很勇敢。


 


叶修在黑暗中问他:“不留在荣耀了?”


“不留。”韩文清果断地回答。霸图已经不需要他了,霸图和他一起长大,但是霸图不可能陪他一同变老。这颗小种子就在他进入联盟的那一天就种在了他的心里面,现在盘根虬龙,苍荫蔽日,容不得其他的名字。霸图和韩文清本来是一体的,后来他们剥离,就等于和荣耀彻底剥离。


这件事叶修清楚得很。韩文清算是完成了这一段了。在进入荣耀的时候他们就走上了不同的路,在退役后背对背也该早点适应。前路满是泥泞,但是他们还有很长的未来不是吗?


 


韩文清没在H市待很久。他们见面,吃饭,做爱,玩一两盘荣耀,吃饭,继续做爱,偶尔想一想未来。韩文清勤于自律的生活作息在这几天仍旧保持,但他也管不着叶修的生活。两个人磕磕碰碰互挤时间解决过多的肾上腺素和聊聊天。他和叶修谈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好好地待在一起超过一周,而且百分之五十的时间都在解决生理需求。现在还不是正式共同生活的开始。


 


国际联赛日期渐近,叶修再次被征召。他们在H市机场的角落交换了一个匆匆的吻,分别走向不同的登机口。各自的生活起飞,向着不一样的目的地。


 


这一届的国际联赛叶修快忙晕了。在前几届见识过中国队诡谲巧妙的战术和打法后,各国的队伍都有了相应的调整。随着年岁的增长国家队的成员也有了小幅的变动,职业巅峰期过去的选手开始退居二线,新人挑起大梁。韩文清偶尔打了几个电话过来,叶修忙得只是敷衍地嗯嗯啊啊。等他抽了空再给他回电话,却常常拨不通韩文清的电话。


 


韩文清的理由也很简单:忙。在新的领域里他像个小学生,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学习,新鲜又刻苦。韩文清已经习惯摆出一副强硬的姿态,不退缩,不犹豫,不放弃,七情六欲不流于言表。这世界上最懂他的人是叶修,他们相似的地方太多,就算不认同也烂熟于心。他们其实不太能好好说话,只有在情欲过后才向对方露出柔软的一面,大概是因为环境太暗交换不了眼神,但韩文清还是不擅长用言辞说出他的心情。叶修有一次,用平静无波的声音把韩文清的真实想法一条一条说得清清楚楚,抽茧剥丝,压力痛苦和喜悦分毫不差。如果韩文清是方锐那样的性格,必须要拍着旁边人的大腿给他点三十二赞了。韩文清一边承认一边奖励叶修轻柔的吻。


叶修说完,停了一会,又说,我现在见到了绑匪的真面目,是不是只能死了?


话音刚落他就笑了,这个比喻真的特别适合韩文清。韩文清说,是,干死你,又把他推到了身下。


他们两人其实都很满足,这句话隐秘地表达了一生一世的愿望。


 


下决心的时候总是很简单的。小时候说要做科学家,长大了可能只能在微博上转发假科学。生活分岔了之后他们还是用了以前的相处方式,大部分时间异地,靠光纤和电磁波沟通。世界联赛期间不合拍的生活节奏让联络变得困难。但是结束后他们将有更多的时间,去分享新的生活。


他是韩文清,而他是叶修啊。


 


叶修回来之后赶紧和韩文清连线。对方联通之后全是喇叭声,吵得听不清楚。


叶修大喊:“你在干嘛?”


韩文清忍受着双份的刺耳:“堵在路上了。”


叶修兴奋地点开文件夹和网页:“老韩,我跟你说,这次韩国队那个拳法家很有意思……”


车辆乱七八糟地挤在一起,韩文清所在的车道终于开始缓慢地前进。旁边车道有辆小奥拓居然车头一斜,直插进来,韩文清连忙急刹,心下恼得要命:“找死啊,傻逼!”


小奥拓在前面摁了喇叭回他。蓝牙耳机挂在他的耳朵上,全部传到了叶修那边。韩文清即使训人也甚少说粗话,但开车的时候是例外。他喂喂了两声,韩文清回他:“晚点说。”


“我把视频发你邮箱,你有空看看啊……”叶修在那边说,韩文清心烦意乱地扯下耳机挂断了通话。


 


这样的现象后来屡次发生,两个人都没有在意。


 


 


[3]


 


他们开始各自的新生活过了两年。这两年韩文清变得越来越忙,他们的真正能联络上的时间甚至比当年备战季后赛的时候还少。但是他们试图给对方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多。叶修打过去的五个电话韩文清有三个接不着,接着的时候韩文清有一肚子的话跟他说,叶修听了两句,就问,那个谁是谁?韩文清说,我上次不是跟你提过了吗?叶修说不记得了。


他是真的不记得了,韩文清说的那些事他一概不懂,什么报表什么备案他也丝毫不感兴趣。他只会说哦哦哦好好好,行行行你去吧。然后他开始跟韩文清说荣耀里的事,韩文清听了两句就说有应酬,是真有应酬。


 


这次韩文清被叶修的不记得弄得一肚子话都没了影,变成了一肚子火。


 


“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


 


叶修被他吼得莫名其妙。在荣耀里他们年龄相近级别等同,韩文清没有资格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私下的关系里韩文清也管不着他,他象征性地骂骂他“幼稚”之类的,叶修还是那个我行我素的叶修。


 


“我真不懂你。”叶修说。


 


以前他们没那么多话要说。他们的话题来来去去都是荣耀,在同一个圈子里你知道的事我也知道,两三句就心知肚明。现在他们想要给对方分享的话越来越多了,但是他们话题凑来凑去却拼不到一块,他给他打电话是想倾诉,但却忘了倾诉的同时还要倾听。他们本来习惯了一种倾诉和倾听同步骤的方式,但是现在已经不合适了。韩文清说的他左耳进右耳出,他给韩文清的邮件也是长期处于未读状态。他开始摸不透韩文清的情绪,韩文清也觉得叶修越发无聊。


 


“是你不想懂!”韩文清的声音提高了起来。


“韩文清,你回荣耀里来!”叶修的声音有些颤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句话。说完就想抽自己一嘴巴,他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没这么傻逼过。


尴尬的沉默充斥了两人之间。最后韩文清开口:“不可能。”


当然是不可能,连叶修自己也知道不可能。韩文清捧着话筒:“叶修,我们的问题不在荣耀。”


 


叶修觉得很头痛。他从没觉得跟韩文清相处还可以这么累,本来他们就是轻轻松松。曾经韩文清是他生活里的一部分,是荣耀的一部分,无论想起来不想起他都在那里。但现在韩文清好像变得突兀,变得跟他的生活格格不入,在他的胸腔里隐隐作痛。他们本来顺理成章,现在却需要调整自己来适应对方。


 


QQ提示音响了起来,叶修逃避似地趁机挂了电话。留言的是黄少天,说他这个赛季完就准备退役了。叶修的手指来来回回在键盘上移动了几下,忽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黄少天比叶修小几岁,跟他关系颇佳。第八赛季退役的时候他是除了苏沐橙之外第一个知道叶修身处何方意图如何的人。大概是投桃报李般的信任,黄少天第一时间把这个打算告诉叶修。


 


叶修一瞬间没有了插科打诨的兴趣,正在输入了好几次,最后问他打算之后干些什么。黄少天想来想去,做了好几个假设和分析,全都绕不开电竞行业。不在荣耀里,也在他们这一行里。


 


“还打游戏啊,不换换口味?”叶修问。


“我去,不是吧老叶,真不像你能说出来的话。”黄少天在那边感叹了一句,“你玩荣耀十多年了,叫你不打游戏,不跟断了你的手一样,你能干什么?”


 


不止像断了手一样,简直就是切除了灵魂的一部分。就算游戏是洪水猛兽,也因为岁月的推波助澜长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在回家之前叶修想过除了打游戏还能做点什么,后来决定听从家里安排,结果家里把他切下来的那部分又装回去了。


果断地,不走回头路地切除了这段岁月的韩文清,是有多痛?他不是应该最懂吗?


 


叶修关上了跟黄少天的聊天窗,转头定下了去Q市的机票。曾经距离感让他们很舒服,现在需要调整了。如果说他从来没有好好思考过他们的关系,只是因为那时候不需要思考。


 


叶修突然出现在韩文清面前让他有些惊讶。在韩文清迅速挂了好几通电话,推掉应酬之后他们激烈而热切地滚在了一起,从客厅的沙发到浴室再到卧室里。他们都想不起来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以至于恨不得现在每时每刻都待在一起。性爱可以麻痹神经,所以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疼痛快感和疲惫把叶修弄得时而清醒,时而迷糊。清醒的时候他就让韩文清说话,他自己也说话,他们说说说把之前在电话里没说够的都一次说够,然后耐心地听对方说话。迷糊的时候叶修就一声一声叫韩文清的名字。好像回到了以前一起在荣耀里奋斗的日子,每一种情绪和心神都分享给对方,一清二楚。


这两年勉强的互相拉扯突然显得滑稽可笑。


 


在反反复复的愉悦之中,他们又确定了一件事:还是离不开对方。


 


最后沉入黑暗前,韩文清在他的耳边说,叶修,来Q市吧。




TBC.




后文:[4]-[5]  [6]-[7]

评论(1)
热度(250)
 

© 團子祝大家想上的車都上得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