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子祝大家想上的車都上得了

基本上什麼都吃,沒有雷cp有雷梗,但是下限低到很難碰到

 

[韩文清/叶修]君归(4-5)

還是心塞的我

去往无风之地:

分手梗,TE,慎入!前文:[1]-[3]






君归




韩文清/叶修


 


[4]


 


叶修退了在H市租的房子,在打扫的时候终于发现了那枚被他弄丢的戒指。这像一个极好的兆头。他把抽屉里韩文清的戒指也找了出来,好好地放在一起。然后他回家收拾几件行李。叶秋站在门口看他,爸妈在房间里。


 


“你搬去Q市是为了和他在一起?”叶秋问。


“很明显。”叶修回答。


 


他们的关系在韩文清退役后就不再刻意隐瞒,中间经历了无数次的家庭冲突。这段感情就是插在两家人喉咙里的鱼刺,现在被岁月的唾液腐化了痛感,但是还是真真实实有几分难受地存在着。


 


“真没想到你们还在一起。”叶秋感叹。


“我可是很认真的,这点你要学习。”叶修一本正经地教育弟弟,被他轻擂了一拳。


 


没有人送他,叶修一个人踏上了去Q市的路。


两个人对决定住在一起的重聚甚至去餐厅里庆祝了一番。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意义重大,说是这么多年感情的一个里程碑也不为过。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还好。他们住在一起,把除了工作的剩下的时间全权交给对方。两个人都开始避免说一些对方不愿意听的事,而把注意力转移到生活的琐事上。一起买菜,下厨,吃饭,购物,看电视,抱成一团睡觉。闭眼前和睁眼后,每个角落,每个喘息,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对方,触手可及有一种极为新鲜的真实感。黏在一起似乎永远不够也不腻。


 


但这样的生活过了一个多月,他们开始频繁爆发争吵。叶修的工作性质注定了他没有固定的时间和韩文清腻在一起。他必定会有忽略韩文清的时候,而那时候往往碰上的是刚下班的极其疲惫烦躁的韩文清。韩文清作息规律,生活上严于律己。叶修随遇而安,生活上粗枝大叶。韩文清嫌叶修随便,叶修嫌韩文清过分。因为一点小事两个人就开始拌嘴,吵起来每每都用激烈的性爱结尾,累得要死却心里空得要命。


 


那天韩文清应酬回来,晚上十一点。叶修眼睛都没抬,身边是还没处理掉的外卖盒子。韩文清开门关门换鞋闹得咣咣咣,但是叶修一直在指挥抢Boss,专注地视他于无物。韩文清特别渴,去厨房连开水都没有。韩文清想洗个澡,发现浴室的灯泡坏了。他叫了两声叶修,叶修听不到,指挥的话还在不断传来。韩文清终于忍不住,走过去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别再玩你那破游戏了!”


 


叶修被他搞得莫名其妙,这一停滞就没及时避过Boss的攻击范围。他也干脆甩了耳机:“你什么意思?!”


 


韩文清拎起装外卖的塑料袋,把泡沫盒甩到一边:“你能好好过日子吗?!”


“我怎么不好好过日子了?”叶修特别烦,他摸了摸口袋,没有摸到烟,“你他妈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现实一点!”


 


“这是我的工作!你以前也是干这行的!”


 


韩文清气得说不出话,他理亏,但是叶修也不占理。他对荣耀没有任何意见,荣耀是他生命里又重要又神圣的一笔。但是他不满意现在的叶修。


可是他到底哪里不满意叶修?叶修和以前一样专注于荣耀,他还停留在过往,韩文清在往前走,他们俩的世界不再重合。他们以前不在一起生活的时候有共同话题,没有共同话题后尝试共同生活,共同生活时发现习惯差异太大矛盾愈加剧烈。


 


叶修站在他的面前,灯光没有开。他没有抽烟,抿着嘴唇。韩文清突然想起了第一次抱叶修的时候,当时他的想法是抱起来比想象中的瘦,人也比看起来的稍微矮上一点。领口和袖口都有烟草味,特别真实。


是不是他爱的一直只是那个在荣耀里的身影,而不是那个真正生活中的人?多年的远距离和短时间的面对面在两人之间起了一层雾,任由想象填满。雾散了之后一片狼藉。


 


妈的,这都是什么事。


 


韩文清心烦意乱地走回去甩上了卧室的门。叶修坐下来,看着屏幕上的光怪陆离的技能光影,一点心情也没有。他觉得韩文清越来越霸道,越来越无法沟通。他们明明在一起十多年,默契到抬屁股就知道拉屎放屁的程度,现在却是这般田地。留出距离,太远,压缩距离,太近。


 


叶修想不通,随手取了一盒烟,也甩门离开了家。


生活就是一出狗血连续剧。叶修走到了主角吵架出走这一步,外面没有雨,他身上没有钱。他站在夜晚陌生城市的街头,乞讨的人缩在墙根,卖烤串的正在收拾他的摊子,下了晚自习的高中生打着哈欠坐在自行车后座,一对年轻的情侣在公交站台边拥抱着取暖。


他挫折了,可怜的人还是可怜,幸福的人还在幸福,老天也不赏脸大雨倾盆。每个人都各过各的生活,谁也影响不到谁。


 


叶修十五岁离家出走的时候,觉得世界好新鲜,他心里装了一个梦。他失去过最好的朋友,被排斥,被退役,从巅峰摔下来,但是他目标很明确,他有办法活下来,把苏沐橙带大,重回荣耀重回巅峰。他这一次再出走的时候,觉得生活好难,比十五岁的初出茅庐的时候还难。因为他突然不知道路在何方了。


 


往左,还是往右。走下去,还是回头?


叶修在这一刻无比想念苏沐橙。他们一起走过太多艰难的日子,在精神上苏沐橙不是他最好的依托,但是和苏沐橙的共同生活从没有发生过争执。


 


叶修叼着烟漫无目的地转来转去,一边想苏沐橙,一边想韩文清。他俩的对比实在鲜明:苏沐橙是他最好的搭档,永远在他左右策应着他。而韩文清是他最好的对手,毫秒间就知道他的想法。苏沐橙柔和包容,韩文清强硬执着。苏沐橙一直由着他,韩文清有自己的教条,甚至会要求叶修也接受他的教条。而他们性格的差异注定沟壑难填。


 


叶修在原地转了九九八十一个圈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一件事。


——他是被苏沐橙宠坏了。


 


亲情两个字有一种黑洞般的魔法,绝大部分时候无论投进去什么都照单全收。


而两个大男人,在感情上都缺少一种牺牲主义精神。他是那个十年一日的叶修,他是一如既往的韩文清。他们本来就是因此认同彼此,现在却要把自己遗失在生活里。


 


 


 


[5]


 


叶修这次的出走特别没格调。他把自己转得半懂不懂之后走回家,发现没带钥匙。他想按铃,又想到韩文清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


烟能解乏。于是他坐在门口,面对着黑暗的楼道一根一根地抽烟,脑子里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终于在天快亮的时候疲惫不已,挨着门框睡着了,脚边一地烟屁股。迷迷糊糊间感觉到门被打开了,他坠入一个温暖干燥的怀抱。叶修突然觉得特别丢脸,于是继续装睡。


韩文清把他抱上床,盖好被子,床上还有他的余温。叶修听到他轻手轻脚走动了一会,然后带上了房门,屋子里回归一片寂静。他转了个身,继续睡觉。


 


叶修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手软脚软地爬起来,还是觉得困得厉害,嗓子里干干的。他光着脚走到厨房,料理台上有冷了的三明治和一碗牛奶。是早上韩文清给他留下的。叶修把牛奶放进微波炉,然后去电脑前扫了一遍留言和邮件。“叮”的一声微波炉提示音特别悦耳,叶修取出热牛奶,喝了一身暖洋洋,然后他再爬回到床上。


 


在软而无力地陷入被子时,叶修扫到了床头柜。原本那里立着两个相框,现在有一个是平放的。叶修伸手拿过那个平放的相框,相框里嵌着的照片是穿着嘉世队服的叶修,站在嘉世的大门口傻兮兮地比了个“二”。


这是他嘉世时期唯一的一张照片,拍摄者是苏沐橙。那一年的他刚刚拿了第三个冠军,而苏沐橙确定下赛季正式加入嘉世。小姑娘闹着要给他在门口拍一张照片。


后来这张唯一一张单人照被叶修送给了韩文清,右下角还龙飞凤舞地签了个“叶秋”。


 


那段时光远到,叶修在住进来之前,都忘了他曾经给韩文清留过这么一张照片。叶修看了一会,又拿过另一个相框。相框里嵌着的是韩文清退役的时候与霸图全体队员的合照。前队长一脸严肃地站在中间,身边的队员也全是不苟言笑。当时叶修看到这张,还笑他们霸图拍个照都有歃血为盟的慷慨决然。


 


叶修随手把相框往床头柜那儿一放,现在两者都是平躺着的。他突然意识到昨夜韩文清也是这么靠在床头,拿起了那个嵌着自己照片的相框。


他离开荣耀有三四年了,在最亲密的地方,一直摆着他的霸图和他的叶修。从这张小叶修的年纪,到这张韩文清的年纪,留下了所有的美好。


 


叶修缩进被子里,头越来越疼,嗓子也哑得厉害,他心里下了一个决定。他确定他们要在一起的念头还是那么的强烈,但是到底还是搞得大家都无路可走。


 


韩文清在傍晚的时候回来,顺便带回了外卖。叶修听到声音后起床,他们俩都有点尴尬。韩文清带回来的是鱼片粥,滚烫滚烫的,叶修肚子咕咕叫,大口大口地吹着气。他觉得这顿又素又寡。


 


“我过两天回H市。”叶修说话。当没有了路,就回到原点再找路。


“我明天出差。”韩文清答。


 


叶修往嘴巴里塞了一口粥,把自己烫得像狗一样大口喘气。他听到韩文清用干巴的语调叙述:“设计图纸被偷了,已经报案。好几家客户闹翻,一堆烂摊子要处理。”


 


叶修停在了那里,躺在嘴巴里的粥都好像没了温度。叶修突然觉得自己被隔绝在了韩文清的生活之外,天塌下来是他自己挡的。当他不把韩文清当成“他的韩文清”的时候,突然发现没有了无形的义务去向韩文清报告他的生活,然后停止了跟他聊聊荣耀聊聊工作。他一度以为这样就能让他们的关系避免两看相厌,到最后发现不过是在两方关系里又增加了无形的屏障而已。


 


他为什么懂他,因为相似经历的推理。他为什么不懂他,因为他们从不擅长交流,他们也从未学过互相扶持。


 


“你……加油。”叶修想了想,继续喝他的粥。


韩文清点点头。


叶修又说话:“我觉得还是要有点距离。”


“嗯。”韩文清答应,“你好好照顾自己。”


 


叶修用勺子把黏在碗底的最后一勺粥舀起来。


 


“有烟吗?”韩文清问。叶修从自己的烟盒里抖了一根烟给他,把打火机交过去。


 


他看着韩文清站在没开灯的客厅中央,直接抽起了烟。烟灰掉在昂贵的地毯上,整个房间都是烟味。而曾经韩文清跟他约法三章烟必须到阳台上抽。


他突然想起,那对他找到了的对戒,还一直放在包里没有拿出来。现在要跟他一起回H市了。


倒不如说它们之后就没在他们的心里存在过。




TBC.




结尾:君归(fin)

评论
热度(181)
 

© 團子祝大家想上的車都上得了 | Powered by LOFTER